揭秘全国首例电票系统诈骗案 涉案金额20亿元 - 法律在线 - 科技新闻网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法律在线

揭秘全国首例电票系统诈骗案 涉案金额20亿元

更新时间:2020-06-10    点击次数:3851次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
1999年上映的好莱坞大片《偷天陷阱》至今令人记忆犹新,两名超级大盗在千禧年除夕夜,利用电脑受“千禧虫”影响的最佳契机,成功洗劫防卫森严的银行系统。日前,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发布“2019年度上海金融犯罪典型案例”,其中有一个案例:犯罪分子通过伪造虚假银行账户,利用金融系统的漏洞成功接入中国人民银行电子商业汇票系统(以下简称央行电票系统)开设虚假汇票,使整个系统无法完全发挥其应有的防造假功能,涉案金额高达20亿元。
伪造虚假银行账户 混入央行电票系统
2016年7月25日,河北廊坊一间招待所房间内,崔霞、张玉及远在上海的国企老总黄腾开始行动。
他们打开电脑,黄腾远程指挥出纳人员,操纵名下企业提交开票申请。紧接着,张玉利用A银行廊坊开发区支行(以下简称A行廊坊支行)开设的“B银行”同业账户同意承兑,企业签收电票后,再卖给“B银行”贴现。短短5分钟,一张价值5000万元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就可在央行电票系统上流通。这张汇票承兑行为B银行,开票行为A银行,出票人为黄腾名下的企业,票面看上去毫无异常。他们开出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,相当于一张可随时取现的5000万元支票。
在票据圈,一张汇票一旦被银行承兑、贴现,就等于有了承兑银行兜底背书,有投资需求的其他银行会买下这张汇票,实际支付金额为票面金额扣去自贴现日至汇票到期日的利息,只要给出的利息适当提高,很容易将汇票卖出。
正常情况下,企业申请电子银行承兑汇票,必须要向承兑银行提供充足的担保物或者有足够的授信额度,银行才会对该票据予以承兑。然而,黄腾作为出票人,在真实的B银行连账户都没有,更谈不上账户资金保证。
事实上,张玉操纵的“B银行”同业账户是假的。他深知,电子银行承兑汇票以数据电文形式存在,电票的开票、背书等业务均在央行电票系统内完成,不存在造假和克隆的可能性,既然无法在票据上做手脚,那如果从源头造假呢?
这一近乎异想天开的想法,被这个6人犯罪团伙实现了。
小试牛刀后,崔霞没有让大家继续开票,而是着手寻找转贴现的下家,将伪造的电票卖出去。
2016年7月26日,他们又开了9.5亿元,下午开了5亿元。到次日上午,总计开了20亿元。经过桥行搭线,C银行上海分行、D银行共计以19.31亿余元的贴现价格买下崔霞团伙开出的20亿元假汇票。
偷天换日 已经筹谋半年
2016年年初,崔霞受3家企业所托,帮助对方融资,赚取高额中介费。崔霞首先找到曾在B银行担任营业部客户经理的陆强,经朋友介绍又结识了曾就职于银行票据部的张玉。
3人利用陆强的身份便利,预谋假冒B银行名义接入央行电票系统,并联系好有资金需求的企业开具电子汇票,由自己控制的“A银行”对电子汇票进行虚假承兑,再将电子汇票贴现、转贴现给其他银行,从而骗取转贴现资金。
陆强游走于各大银行,多次以B银行名义向熟识银行申请开立同业银行结算账户。
然而,这一过程并不顺利,由于假冒账户无法大额查询,均遭银行拒绝。
转机发生在胡睿加入后。胡睿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国企急需资金,想要开具承兑汇票融资,通过资金中介联系上了张玉。作为国企老总,胡睿曾与A行廊坊支行打交道,在他的牵线搭桥下,A行廊坊支行同意进行“核行面签”,崔霞等人提交了伪造的B银行营业执照、金融许可证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等证明文件。假的“B银行”成功开设同业结算账户并开通电子票据代理接口。
与此同时,陆强顶着B银行副总经理的身份前往郑州,宴请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票据营业部郑州分部(以下简称A行票据部郑州分部)经理赵文。因陆强曾与分部有过业务往来,赵文同意“简化操作”,将B银行之前办理其他正常业务曾提供过的材料复印件“后补”进去,进而顺利签订代理接入协议。
至此,账户和接入端口已解决。崔霞等人需要继续寻找有资金需求的企业提交开票申请,上海某公司董事长黄腾进入视线,在同伙周浩的联系下,黄腾入局。
2016年7月25日,黄腾安排公司员工带上自己实际控制的9家公司的网银、密钥等,与崔霞、张玉、胡睿、周浩一起到河北廊坊开票。在那家招待所内,崔霞等人一共开具了40份共计20亿元的电子汇票。
骗得的19.31亿元转贴现资金,分别转至黄腾、胡睿实际控制账户14.48亿元、4.82亿元,再按照事先约定很快分散到不同公司相关账户,或用来归还欠款、货款及贷款,或用来投资。最终崔霞共获得3.28亿元可支配资金,除向张玉、陆强支付佣金外,其余拆借给他人,并转至不同账户。
铁证如山 犯罪分子自食恶果
2016年7月26日,在崔霞等人发布转贴现消息后,C银行上海分行票据部主管许剑获悉这笔业务,承兑银行为B银行,过桥银行为C银行青岛分行,经中间人联系,C银行上海分行以2.9%年息买断其中13.5亿元电子银行承兑汇票,其余由D银行买断。
然而,在买断之后,许剑向承兑行B银行核实,却得到反馈:该行并无电票系统,更无法开具电子银行承兑汇票。
2016年8月9日,许剑向上海市公安局报案。
2017年8月7日,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2017年12月7~8日,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。法庭上,崔霞当庭翻供,拒不承认参与签订代理服务协议、开设同业结算账户等关键环节,辩护方则以“骗取金融票证罪”代替“票据诈骗罪”,企图减轻刑罚。张玉同样对犯罪事实提出异议,自称没有参与预谋、指使他人,他的辩护人也试图以“高利转贷罪”代替“票据诈骗罪”减轻刑罚。黄腾更是矢口否认犯罪,他的辩护律师还出示了相应证据加以佐证。
面对这些,检察机关出示诸多铁证,一一驳斥3名被告人当庭供述有违常理和法理的地方。
之后,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,判决崔霞、陆强、张玉3人犯票据诈骗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;胡睿犯票据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,剥夺政治权利三年,并处罚金200万元;黄腾犯票据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,剥夺政治权利二年,并处罚金200万元;周浩犯票据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,剥夺政治权利一年,并处罚金100万元。(文中人物姓名均为化名)  (综  合)